从农村学校到国际学校这位全国名校长说孩子眼里没有光是教育中最

  原标题:​从农村学校到国际学校,这位全国名校长说,孩子眼里没有光,是教育中最令人痛心的事

  看点为了就读名校,不少家庭卯足了劲儿,写作业到凌晨、用睡眠换成绩的行为屡见不鲜。对于博实乐教育集团实验学校区域总校长,同时也是剑桥文理学校集团中国学术与发展研究院副院长的陈钱林而言,这些“短视”的行为正在磨灭孩子们眼中的“光芒”。为了保护这束光,陈校长开启了一揽子改革:每天运动1小时;积极鼓励与肯定学生;保证学生睡眠时间成为学校的大事......陈钱林相信,孩子的精神成长和独立人格的培养,才是教育中最重要、最本质的目的。

  “连孩子睡不好觉、眼神没有光都看不到,就把优秀学生的名字写在横幅上,这样做校长是很可悲的。”

  “评价的目的不是给学生分出个优良中差,而是发现学生的闪光点,找到成长的契机。”

  说这些话的人是博实乐教育集团实验学校区域总校长,同时也是剑桥文理学校集团中国学术与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陈钱林。

  在2019年,博实乐教育集团Bright Scholar(原碧桂园教育集团)其作为中国最大的K12国际学校和双语学校运营集团,宣布签署协议,战略收购英国剑桥文理学校后,剑桥文理学校集团中国学术与发展研究院成为了东西方教育融合的动力引擎。

  采访博实乐教育集团区域总校长、剑桥文理学校集团中国学术与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陈钱林之前,外滩君就从多方报道中感受过他对教育的独到理解。将一双儿女均培养成名校博士,一时间,陈钱林家庭教育的奥秘被广泛传播。

  2016年,陈钱林辞去杭州师范大学附属学校校长职务,出任碧桂园实验学校总校长,随即在这里开启了一揽子的学校改革:

  允许学生跳级、不做作业,得到夸奖和肯定的也不只是成绩好的学生......

  一个浙江瑞安的农村孩子,成为桃李满天下的名校长,继而转身成为国际化教育的思考者、实践者,“孩子的眼睛里有没有光”一直是陈钱林最看重的事。

  不论是他的亲身经历,还是作为一名教育者的所观所想,都验证着这“光”对一个人的成长是多么关键的事。

  之所以说找回,是因为陈钱林读初中时原本就是个十足的“牛娃”。在那时候的学校环境里,学习好的是“英雄”,学习差的就是“狗熊”,从小就聪明、总是考前几名的陈钱林少年意气风发,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但因为家庭条件困难,中考时考上家乡最好的重点高中,金算盘高手论坛一开奖现场,陈钱林却只能去读了平阳师范学校。

  “当时师范评价重体艺技能与普通话,作为农村孩子先天不足,变成差生,整个人就很抑郁、悲观,我这么优秀的学生,为什么只能在这里?”

  师范学校的班主任姚亦菲老师看出了少年陈钱林的不得志,60多岁的老先生曾是当地的名师,但之后却遭遇了重重磨难,度过了命途多舛的半生。

  姚老师引导陈钱林读雪莱的诗、普希金的诗、读雨果、读列夫·托尔斯泰,他告诉眼前的年轻人,精神世界的力量是无法被击垮的。

  “我经历过从‘英雄’到‘狗熊’,再从‘狗熊’重新站起来的过程,靠的就是老师对我精神世界的引领。那是真正让我发生改变的原因。”陈钱林回忆说,“其他老师看我,只是觉得这个学生怎么这么不听话,找我谈话,说要认真上课、好好学习,没有人知道我内心的想法。”

  当他从学校毕业,刚成为一名农村学校的教师,被分派管理一个所有老师都嫌弃的“差班”,学校甚至把这个班安排到了一个冷清的角落里去。陈钱林还听说,这个班已经气走了好几位老师。

  “为什么要给他们戴上一个‘差班’的帽子?我不了解,就一个一个去做家访,一个一个想办法。”

  陈钱林跟学生们一起谈志向、聊未来,他还制定了一套“红格子蓝格子”的激励机制,红格子以示表扬,蓝格子代表批评,但绝不仅限于成绩,对父母孝顺、助人为乐、表现有进步,陈钱林都毫不吝啬地给予肯定。

  前辈对陈钱林说,别搞这些没用的,分数搞上去才是硬道理。可陈钱林不信这个理儿,硬是顶住压力坚持了一年,结果,这个“差班”不“差”了,成绩甚至有越来越好的趋势。

  教了几年初中后,因为教学质量特别出色,陈钱林被调往瑞安市教育局高中科工作。在那里,他又看见各式各样的学生问题,于是又燃起热切的念头,回到教育一线去。

  在小学做校长十三年,陈钱林成为全国知名校长而2014年当他再次回到初中时,他看到的,是愈发疲惫无神的学生,“现在的孩子们,连觉都睡不够了,没精打采、昏昏沉沉的,怎么可能学习好?”

  眼见学生状态如此, “我只觉得痛心和惭愧,孩子们眼里都没有光了,做校长的难道不可悲吗?”陈钱林发自内心地感觉到,我们教育中的许多做法,错了。

  2016年,陈钱林出任碧桂园实验学校总校长,在这里,从“健康生活”、“精神成长”、“个性化学习”这三个方面,把自己多年来的思考和实践经验进行了一次全面升级。

  每天运动一小时是学生生活的“标配”,每个学生还要完成家庭自主健身计划。学生的睡眠被当成大事,小学生10小时、中学生9小时睡眠必须得到充分保障。

  师生共读名人传记,读爱因斯坦、读、读居里夫人,也请社会各界的名人来学校跟学生直接对话,有奥运冠军、有知名主持人、还有科学院的老教授,“孩子们看到的是这些人身上的热忱和投入,于是他自然而然地梦想,梦想成为那样的人。”

  按照人的分类规律来说,100个孩子里有3个智商超群的“天才”,有3个智力稍弱的,其他94个孩子的智力水平尽管在一条水平线上,在不同领域上也有参差。可是学校教育的做法,还是在用平均水平上、用同一道标准教这100个孩子。

  这在陈钱林看来,就是问题的关键,说好的因材施教呢?特别好的和特别差的都被直接忽视了,而其余大多数的差异性,也没有得到充分尊重。

  陈钱林的一双儿女,读书时都有跳级,他一直深信,超前学习不是个特别神秘的事儿,在班级统一授课的场景下,有三分之一的学生其实是需求高于老师所教的。

  “许多人把超前学习等同于拔苗助长,这没道理。如果孩子不具备能力,当然不能勉强为之。但是,如果可以超前学习,还跟着统一的教学进度,那就肯定不是因材施教。”在陈钱林看来,如果这些孩子勉强跟着教学进度,既浪费宝贵时光,还容易成为“问题生”。

  在碧桂园实验学校,就出现过这样的学生。陈钱林听说这个学生在课堂上不听课、成绩也有点下滑,后来经过仔细了解,陈钱林才发现,“他都懂了,坐在那里有什么意思呢?我跟孩子妈妈也聊了很久,建议让孩子跳级。结果你猜怎么着?这孩子跳级之后还是年级第二名!香港跑狗论坛5043,”

  陈钱林毫不避讳,学校两千名学生中,有140多个跳级的,他相信,学术发展,满足个性化的学习需求才是最重要的。

  因此,陈钱林从他最初的“红格子蓝格子”升级成了“星卡评价”,让学校每一位老师、家长都带着放大镜寻找孩子身上的闪光点,只要孩子们有进步,就用星卡激励,让每一个孩子都有机会轮流做“英雄”、走学校红毯、接受校长表彰。

  “之前有个孩子转学到我们学校来,是因为成绩太差被之前学校劝退的。当时,不仅是成绩,他整个人状态都不好。”陈钱林鼓励班班主任多发现这个孩子“性格善良”,孝敬父母、也爱劳动,还经常帮助同学,很快,这个孩子就拿到了星卡,参加明星少年授勋仪式踏上了学校红毯。

  “那天,他妈妈也来参加授勋仪式,一下就哭了。之后也一直说,孩子变了,成长越来越快。”

  “评价的目的不是把学生分出优良中差、三六九等,而是发现学生的闪光点,抓住每一个发展的契机,给学生的成长注入动力。”陈钱林说。

  不论是家庭教育还是学校教育,陈钱林强调要激发孩子的潜能,须得看重“自律、自学、自立”六个字。

  “这是教育的规律,是一种‘道’的东西。每一个孩子都适用的,无非程度不一样。”

  陈钱林解读说,自律,就是抓习惯。培养良好习惯有两种方法:一种是他律,大人盯着孩子;还有种是自律,让孩子明白道理,自己把自己管起来;显然,自律比他律更高明。

  自学,先是学习习惯,再是自学能力。学习有两种形式:一种是跟着老师学,还有种是自学。孩子的学习,宏观上要听老师的,微观上要自学。

  为什么要听老师的?因为学科知识都有体系,如果没有老师的宏观引领,学习容易走弯路。

  为什么要自学?因为自学既能帮助孩子寻找最佳的学习方式,又是能力培养的重要途径。

  自立,就是独立人格,培养积极向上的内心精神世界。许多孩子缺乏所谓的“内驱力”,其实是内心精神世界不强大,缺乏积极向上的动力。怎样让孩子有持续的动力?从小就要树立孩子远大志向,要引领精神成长。

  这些年来,陈钱林的教育理解由东及西,扩展内化,与“自西向东”的剑桥文理学校中国 CATS China(简称:剑桥文理中国)汇聚到了一个中西融合的平衡点上。

  与陈钱林提到的“星卡评价”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House System”在剑桥文理中国CATS China得到了很好的践行。

  学生们像哈利波特中的魔法学院一样,分别加入三个House:House Tiger(老虎学院), House Jaguar(美洲虎学院), House Lion(狮子学院),学生在学术、社团与活动参与、展示CATS精神、日常行为规范等多方面形成良性竞争。

  在每周的集会期间,为其House赢得分数的学生将被公布,并给予弹珠奖励放入他们的House分数容器里。从这种评比中,树立学生标杆、分享经验心得、在学生群体中产生积极的带头作用。

  为了持续关注学生的“最近发展区”,不断满足学生的个性化学习需求,剑桥文理中国CATS China在A-Level课程的基础上还提供Advanced A-Level课程。

  比如一个学生准备申请以后从事生物、制药、医学、食品营养相关方向,剑桥文理就会提供相应的专业辅助课程,根据其专业精深程度,其实可以被理解为大一大二的课程内容,而这就可能成为剑桥文理的学生在一众成绩单全A的学生中,脱颖而出的关键。

  剑桥文理学校在英国、美国、加拿大和中国均设有校区,全球校区也为“2+1”模式提供了条件。前两年就读剑桥文理学校中国CATS China,最后一年可选择去往剑桥文理英、美校本部学习,提前适应未来的留学生活。

  对每一位学生来说,去国外留学都不是一件小事,如何提前适应就特别重要。剑桥文理承自英式教育的学院管理制度、课程设置等都是为此做的准备工作。

  2020年剑桥文理英国方向,90%的毕业生获得了至少一个A的优异成绩,62%的毕业生升读进入全英排名前25的大学,72%的毕业生收到至少一封来自罗素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其中包括:一封牛津大学化学专业的offer、一封剑桥大学数学专业的offer。

  而剑桥文理美国方向,平均每位毕业生收到4封大学录取通知书,270封录取通知书来自全美排名前50的大学,毕业生共计收到150万美金的大学奖学金。

  备战全球顶尖名校都是充满挑战的,为了帮助学生们更好地准备和了解英美名校申请的情况,剑桥文理学校英国校本部会定期邀请例如牛津、剑桥大学各学院的专家学者就各自的专业科目进行专题讲座、进行模拟面试,并就招生过程向学生提供建议。

  学校举办的年度大学展中,剑桥文理的学子可以预约与来自全英80多所大学招生办的一对一的沟通。

  其中包括剑桥大学、伦敦大学学院、伦敦大学国王学院、杜伦大学、圣安德鲁斯大学、巴斯大学、华威大学、曼彻斯特大学、伯明翰大学、www.7476.cc!利兹大学、兰卡斯特大学等。

  剑桥文理美国校本部与哈佛辅导中心合作,为希望在 SAT 和 ACT 上发挥最大潜力的学生带来世界顶尖级别的辅导机会。

  除此之外,由于与英国备考申请不同,美国名校申请更看重的是学生的软实力。为此,美国校本部与美国冰球学院合作,为学生提供全美顶尖的冰球训练,提供学生申请的软实力。

  而剑桥文理中国和陈钱林副院长在理念上还有一点相当可贵的一致,那就是“把教育拉长,将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乃至整个人生串起来思考。”

  在剑桥文理中国,老师们希望学生进入梦想的学校,但却并不把此视作终点,剑桥文理还要看到孩子更长远的发展。

  为了让更多学子不会因物质条件而遗憾放弃求学梦,剑桥文理学校集团推出了“全额奖学金计划”,在剑桥文理顺利完成“2+1”学业并进入牛津、剑桥、哈佛、耶鲁、麻省理工大学五校之一的学生,即可获得100-120万人民币的奖学金,继续专业学习(具体条件请查看下方奖学金细则)。

  奖学金背后往往承载的不仅仅是一份资助学子的意义,剑桥文理希望用这种方式跟学子建立更深的校友情结。

  当学生从英美高校毕业,寻找实习机会时,剑桥文理英美校区又能提供岗位,给学生继续支持。